You're gonna carry that weight

北京到丽江到大理,此次是为了陪伴父亲旅行。




此刻坐在丽江前往大理的车上,边上肥胖臃肿的父亲垂着头睡着了,老态龙钟。

想起这次旅行中的不快,的相互嫌弃,甚至吵架到放话再也不要一起出去旅行。



在我心里,他本应该是让我骄傲自豪的父亲,虽然人生过半,但仍能跑能跳,精力充沛,有兴趣有爱好,有一颗年轻的心。

可现实却是,他是一个迟钝呆板,冥顽不灵,沉默寡言,懒惰衰老,不知人情的老头子。好像一条看不清东西跌跌撞撞,脏兮兮,缺了满嘴的牙,却还莫名就要咬人的老狗。

然而,他这么多年来,又默默以这种令我头疼恼火的方式抚养我成为现在的我。



此刻,望着他的模样,眼泪停不下来。

他令我无奈,令我气愤,令我难过,似乎渐行渐远。

可他仍是我的父亲。

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告诉他——其实我不想离他太远。

评论

© ChamplooLuv | Powered by LOFTER